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【招牌菜】芙蓉第一好卖良心凉茶

芙蓉“第一好”凉茶档

创办人:麦兆荫(已故)

创办于:1950年

继承人:第二代,儿子麦伟生

售卖:以草药配方自製的“金锁匙水”、真珠露、银花露、雪梨汁、王老吉、苦茶、二十四味、菊花茶等。 

“老闆,金锁匙一枝!”

只见顾客一讲完,老闆就把“金锁匙”倒在瓷碗,端给顾客喝。

“金锁匙”可以喝?呵呵,没错,在芙蓉广生街(俗称新街)就有这幺一档售卖可把“金锁匙”喝进肚子的凉茶铺。档口不起眼,却是屹立广生街有68年的传统凉茶档,招牌的名字也挺有气势,叫作“第一好”,是芙蓉数一数二的古早凉茶档。

熟悉“第一好”的人,对它几十年来所卖的凉茶自是不陌生,很多人除了站在档口喝冰冻的菊花茶或温温的苦茶消暑,有时也会买档主自製的一瓶瓶“金锁匙”、雪梨汁、真珠露或银花露。

这4种除热饮料是装在经过清洗和消毒的啤酒瓶或白米酒瓶里,以塑料盖封瓶,瓶外还贴有招牌纸,印着创始人麦兆荫撰写的产品介绍、服用注意和功效,这样的包装从麦兆荫开始到凉茶档现在由儿子麦伟生继承,从没变过。

就以“金锁匙”的包装贴纸来说,先入眼帘的是“除热金锁匙水”这6个大字,右边印着介绍,左边印着饮料的功效、服法,还有第一好凉茶创始人麦兆荫监製字样,文字由上而下,从右向左而写,很传统的写法。

秉持货真价实      不能以次充好

至于这种凉茶何以取名“金锁匙”,麦兆荫的儿子麦伟生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,他笑称,也许是父亲当年穷苦,希望给这产品取个好名字,就像“衔着金锁匙出世”那样,靠它发达!

他说,父亲年轻时略懂医药常识,常翻阅医药书籍来增长知识,父亲靠本身所学自行调配药方,并自创“金锁匙”水,助民众消解一般热病或热毒。他的父亲也用雪梨乾和其他中药研创出雪梨汁,银花露的配方则是以金银花为主,还有清热除痰的真珠露也都是父亲自创。

“父亲生前提醒过我,凉茶一定要用真材实料製作,因为我们卖的凉茶都有药性,若偷工减料就会影响疗效。我们做了几十年生意,秉持货真价实的从商原则,不能为了降低成本而做坏品牌,若是亏本无法负荷那就起价,绝对不能以次充好。”

即便父亲已不在世,麦伟生也还是依照父亲所传的秘方来製作凉茶。由于传统草药也适合其他友族服用,他的档口常会见到友族同胞光顾。

“顾客都很信赖我的凉茶,我用的中草药没有副作用,有病的人可当药来舒缓病情,没病的人就当作保健。”

不过,他感叹因通货膨胀造成原料价格暴涨,一些人或会觉得他们的生意好赚,但实际上成本昂贵,他是有苦自知。

你煲我卖  兄弟合力承父业 

多年以前,许多从事建筑、驾罗里、驾泥机或当厨师的人常会在放工后,到第一好凉茶档喝上一瓶“金锁匙”,而很多熟客还未走到凉茶档,档主远远看到他们就会自动準备好一瓶“金锁匙”放在桌上,熟客一到就马上喝。

雪梨汁和银花露则是继“金锁匙水”之后,广受欢迎的畅销凉茶,除了芙蓉人,也有很多外埠人如新加坡人一来就购买个十瓶八瓶作伴手礼。

后来时代改变,建筑行业多由外劳取代,原本在放工后去第一好凉茶档喝“金锁匙”的华裔工人也逐渐减少。但至今还是有很多熟客上门光顾,他们要喝什幺,老闆都一一记得,不用开口,老闆会自动端上他们要喝的凉茶。

也有一些顾客从小就由父母带着光顾,印象自小就根植脑海,长大结婚后,就带着孩子去,孩子结婚了又带着下一代去,因此,第一好凉茶档老闆看着几代人的成长。

目前,“第一好”凉茶档是由麦兆荫的其中两个儿子接手,这两个第二代传人分别是哥哥麦伟生负责配料、研製、煲煮凉茶,他每天早上约10点就踩着一辆古老的三轮车,把凉茶从住家载到档口,交由弟弟麦伟光售卖。到了下午5点,弟弟放工,哥哥接班,卖到晚上七点多就收档。

麦伟生从小就跟随父亲卖凉茶,麦伟光则是近年才帮忙打理家族生意。这对兄弟在接受《》访问时都谦虚地说,凉茶档能有今天,全是靠父亲一手打拚出来,所谓“前人种树后人乘凉”,他们只是接班人,没什幺贡献。

芙蓉首家 为餬口路边摆档

第一好凉茶铺创始人麦兆荫来自中国佛山南海,年轻时家境贫穷,心想与其挨饿不如出去闯,所以便跟着在中国四会江谷的未婚妻曾水妹一起到马来亚,后来两人在此地结婚,育下3子3女。

煲汤水、喝凉茶是广东人的饮食文化,也是广东人的麦兆荫对药理药效略有研究,他年轻时做过煮炒、串芒果酸等工作后,在1950年靠自创凉茶养家。

他与妻儿当时在芙蓉新街一家双层店屋楼上租房,楼下是琼满电髮室(现为老街麵馆)。他们租的两间房在前座,后座则是他们起火烧柴烹煮凉茶的地方。凉茶煲好了搬下楼,拿到大路沟渠边,在水沟上面铺木板,就这样摆档卖凉茶。

当年,芙蓉市面上没人卖凉茶,为了吸引顾客,麦兆荫先让民众免费喝菊花茶和王老吉为期一个月,藉此推销自家凉茶。

在那个年代,很多人在劳动后发热气,他们喝过麦兆荫的凉茶后,体验到喝凉茶能消暑的好处,久而久之,凉茶档的生意慢慢做了起来。

不忍捨弃 坚持数年再放手

麦兆荫于1950年创立凉茶档时,第三个孩子麦伟生也随着出世,因此,麦伟生与凉茶档“同龄”,今年都是68岁。麦伟生读到初中便退学,跟随父亲卖凉茶,继承父亲的手艺,这一做就做到现在,凉茶档的祖业变成了他的终身事业。

“很多人常问我:你还会做多久?我的回答是如果身体健康,应该还有5年可以做吧。以前我没读到书,只好靠双手找两餐,如今我的孩子都受过教育,且事业有成,凉茶档到我这一代之后恐怕就没有接班人了。”

他坦言自己这把年纪其实已可以退休,但一想到要放弃凉茶档,便觉得可惜,毕竟这是他从小与父亲同甘共苦的生意,有着父子俩的感情和共同经历过的岁月印记,说放弃他难免不捨。所以他希望在健康还允许之下,坚持个几年。

他忆述,父母亲在他7岁那年,即1957年,曾带他返回中国的家乡探亲,当时交通并不发达,他们辗转乘坐火车和船只,几经转折下才回到乡下。

“到了我这一代,我也在儿子7岁那年带他回去父亲的乡下,我看见我7岁在乡下拍的照片还挂在那里,于是,我也和我儿子合照。到我儿子成家后,儿子则带他的女儿回乡,同样合照一张,这些一代一代的麦家传人照片就挂在乡下的祖屋里,是大家美好的集体回忆。”